成功办理300万合同诈骗案件从轻判决

公诉机关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杨X,男,1982年3月1日出生,汉族,大学本科文化,系昆明XX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山东省济南市人,现住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2016年9月4日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昆明市公安局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
辩护人范克众律师
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检察院以五检公一刑诉[2017]73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杨X犯合同诈骗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2017年7月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邓某1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杨X及其辩护人范克众、王文盛到庭参加诉讼。在审理过程中,2017年9月5日经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本案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检察院于2017年12月14日、2018年5月14日分别建议延期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3月,被告人杨X作为昆明XX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及实际控制人,向客户做出“XX公司系‘英国威尔金融投资’在大陆地区总代理商、威尔金融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是英国威尔金融投资在亚洲设立的全资子公司”等虚假宣传,通过与客户签订《资金担保协议》、签订《经纪商协议》、签订《委托理财及担保协议书》、提供威尔平某(××)账号等书面或口头合同形式,宣传为客户提供威尔平某进行境外的外汇、贵金属、黄金炒作交易,客户通过向杨X个人账户转账、向北京爱农驿站科技有限公司支付、现金入账等方式,向威尔平某入金。目前,有涉案被害人刘某某等41人,因威尔平某无法正常出金而向公安机关报案。经鉴定,经账目明细进行对比后显示:报案人转至爱农驿站公司1217200.06元,转至杨X账户2346682.2元,已经转回594990.52元(另有报案人称以现金交款方式入金141621.5元)。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杨X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定、履行合同过程中,没有实际履行能力,骗取被害人的财物,数额达人民币2968891.74元,数额巨大,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被告人杨X的刑事责任,公诉人当庭提出被告人杨X到案后存在多次供述反复,认罪态度不好,请法庭根据被告人杨X犯罪的性质、情节、认罪态度及对于社会危害程度给予罪责刑相适应的刑罚。
被告人杨X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及主要事实均有异议。杨X辩解称他的职责是监督公司财务和资产,他本人不能决定资金的使用,吸纳客户入金是公司行为;41名报案人转入他个人银行账户人民币合计446万余元的资金流向是:转至公司财务人民币300多万元,转至威尔平某提供商余某、肖某强,XX公司岩某俊、毛某、王某1,相关客户的出金合计人民币140万余元,不存在结余,也无非法所得。辩护人提出投资者的损失仅为人民币100余万元,而不是指控的人民币296万余元;杨X收取的客户入金某已转入XX公司,无非法所得,故本案是XX公司从事非法经营活动的行为,是单位犯罪,罪名是非法经营罪;被告人杨X在单位犯罪中处于辅助作用,系从犯、初犯,具有坦白、认罪、悔罪的情节,可以从轻处罚等辩护意见。
经审理查明:2015年3月,被告人杨X作为昆明XX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的董事长及实际控制人,利用XX公司向客户做出“XX公司系‘英国威尔金融投资’在大陆地区总代理商、威尔金融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是英国威尔金融投资在亚洲设立的全资子公司”等虚假宣传,通过与客户签订《资金安全担保协议》、签订《经纪商协议》、签订《委托理财及担保协议书》、提供威尔平某(××)账号等书面或口头合同形式,为客户提供威尔平某进行境外的外汇、黄金、贵金属炒作交易,客户通过向杨X个人账户转账,向北京爱农驿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农公司”)的“智慧交易”平某支付,现金入账等三种方式入金。2016年2月,有涉案投资人刘某某等41人,因威尔平某无法正常出金,XX公司关闭而先后向公安机关报案。经鉴定,上述三种方式的入金某汇聚到杨X的个人账户,而不是外汇、贵金属交易市场。在账目明细进行对比后显示:涉案投资41人,转至智慧交易平某人民币1217200.06元,转至杨X账户人民币2346682.2元,转回人民币594990.52元,实际转至杨X个人账户金额合计人民币2968891.74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2016年9月4日,公安机关根据群众举报将被告人杨X抓获。
以上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在案证实:
1、受案登记表,受案回执,立案决定书。证实:公安机关接到涉案投资人刘某宏的报案,认为符合立案条件,决定立案侦查。
2、被告人杨X的户籍证明,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杨X的自然身份情况;2016年9月4日公安民警根据群众举报将被告人杨X抓获。
3、被告人杨X的供述。证实:威尔投资有限公司(香港)是XX公司用其员工曹某2仙的身份在香港注册的公司,后将公司法人代表曹某2仙变更为XX公司谢某。XX公司对外宣传威尔投资有限公司(香港)是英国威尔金融投资在亚洲设立的全资子公司,XX公司是英国威尔金融授权的中国大陆总代理等,均系虚假宣传。杨X还称:威尔平某是平某提供商肖某泽、袁某1先、陈某2琼提供的,他们没有将客户的投资真正投入到境外外汇和贵金属交易市场,他们与XX公司约定一起吃客户的客损和头寸,XX公司吃90%,他们平某提供商吃10%。对于《云南汇通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云汇司鉴字【2017】第034号)》(以下简称“鉴定意见书”)中杨X三张银行卡资金大项开支的性质和用途,在转至79个自然人的资金中,有些是转给他妻子肖某和家人的,有些是XX公司过的账;转账给公司财务人员赵某华3266687元,主要用于发放XX公司员工工资、房租等等公司的运作费用和返还客户的部分入金;其他资金中还有交给陈某2稳做二手车交易的70多万元及个人做矿生意时的相关费用等等。
4、证人赵某明(XX公司的股东兼总经理)的证言。证实:2013年年底,XX公司的董事长是杨X。XX公司的五个股东,即杨X、赵某明、岩某俊、沈某、董某还发起成立了“云南圣云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以下简称“圣云公司”),圣云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杨X。威尔投资有限公司(香港)是XX公司通过杭州卓信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信公司”),用XX公司员工曹某2仙的身份在香港注册的空壳公司,成立后没有任何业务及经营活动,一年后将公司法人代表曹某2仙变更为XX公司员工谢某。XX公司做的是外汇交易,先期使用的是“铁汇平某”和“凯撒平某”,由赵某明对接,后期使用的是“博思平某”和“威尔平某”。威尔平某是杨X引进的,是名叫余某的人在维护。XX公司发展客户主要是通过公司业务员到外面撒发宣传单及经纪商发展两种途径。赵某明还称:因为后期他与杨X有矛盾,所以他对博思平某和威尔平某的事情知道得很少,2015年6月左右他就离开XX公司了。杨X曾经要他向云南盛某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某公司”)时任总经理万某借用过盛某公司公章和法人代表杨某宗的私章。关于杨X与XX公司客户签定的《委托理财及担保协议书》中担保方盖了盛某公司公章和法人代表杨某宗私章一事不知情。
5、证人万某(原盛某公司总经理)的证言及盛某公司“内资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证实:盛某公司于2014年7月30日变更名称为“云南万商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万某称:盛某公司公章于2014年7月份就被工商行政部门作废了,2015年不可能还为XX公司做业务担保。她对杨X与XX公司客户签定的《委托理财及担保协议书》中担保方盖了盛某公司公章和法人代表杨某宗私章一事不知情。
6、证人沈某(XX公司股东)的证言及指认照片。证实:XX公司与威尔投资有限公司(香港)实际是一家公司,沈某对XX公司宣传册进行了指认。沈某称:XX公司对外宣传册是他经手制作的,内容是杨X及XX公司的毛某、王某3、王某1提供的。杨X说我们自己做一个平某,引入客户入金到平某里,这些客户的资金可以拿到XX公司来运作。威尔平某操作是杨X通过XX公司里有个叫王某1的人操控的,实际客户的入金并没有流入交易市场,只是流入到一个报价平某,最后流入到杨X的名下,就像杨X和客户对赌一样。沈某在XX公司的工资是由财物人员赵某华发给,每月3000元。XX公司一次都没有分过红。他觉得XX公司由杨X一个人把持着大局,从中得不到任何利益,而且XX公司的入金量越来越大,再这样下去会触犯法律,于是他2015年5月份就离开XX公司了。
7、证人董某(XX公司股东)的证言。证实:杨X进入XX公司担任董事长后,XX公司的账目和资金都是杨X一手操办。董某称:XX公司账目不透明,他提出要知情的意见没有得到采纳,又与杨X有矛盾,决定退股的申请遭到XX公司拒绝后,他于2013年底自动离开XX公司去上海工作了。XX公司从未分过红。
8、证人岩某俊(XX公司股东)的证言。证实:XX公司是杨X说了算,任董事长。岩某俊还称:XX公司股东会上股东要求杨X公示账目,但杨X一直没有公示,股东之间矛盾也比较突出,他就决定不管XX公司的事了。
9、证人谢某(XX公司销售人员)的证言。证实:XX公司对外宣传是威尔金融在西南地区的代理商,有专业的外汇投资分析师,盈利的概率在70%左右,收益在20%左右。发展客户的渠道一种是在周边小区和路口发放宣传资料,另外一种是电话营业,一个号段一个号段的打电话询问是否有投资意向。有投资意向的邀请到XX公司进一步介绍及帮助开户投资。谢某称他发展了六、七个公司客户。
10、证人王某1(XX公司客服部主管)的证言。证实:XX公司客户资金入金分三种途径,一种是将现金交公司,第二种是转账到杨X的个人账户,第三种是走第三方支付。第三方支付的资金又转到杨X的个人账户,之后资金的流向就不清楚了。王某1还称:威尔平某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就是爱农公司。XX公司的宣传册是杨X安排沈某制作的。XX公司客户开户时,在威尔平某上填写身份信息,银行账号,邮箱信息,平某软件就会自动发一个邮件给客户留在邮箱内,包括账号、交易密码、出入金密码,公司名称等等。他发展了大理金石投资有限公司和曲靖陈某1两个代理商。
11、证人毛某(XX公司销售部经理)的证言。证实:威尔平某是杨X通过之前做凯撒平某认识的肖某强、袁某1仙引进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是杨X安排毛某寻找,毛某通过其在北京上班的弟弟毛某平的朋友联系上爱农公司,并代表杨X的圣云公司与爱农公司在《“智慧支付”在线支付服务协议》上签字。后来才知道智慧支付交易平某是XX公司在使用。
12、证人段某娟(XX公司人力资源部经理)的证言。证实:XX公司与圣云公司是一家公司,她与圣云公司签定劳动合同,在XX公司领工资,负责XX公司员工招聘及员工工资发放,对杨X负责。
13、证人马某1(XX公司融资部经理)的证言。证实:2015年年底,XX公司的许多客户都无法正常出金。
14、证人赵某(XX公司销售人员)的证言。证实:XX公司开展业务为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找客户到XX公司直接投资,另一个方面是找代理商,代理威尔平某做业务,代理商又可以直接发展客户。赵某称:客户入金投资的钱在平某上,至于平某上的钱是否被挪用就不知道了。赵某在XX公司参与炒汇的资金也不能出金。2016年1月25日XX公司通知员工放假后就没有再通知上班了。
15、证人赵某华(XX公司财务部负责人)的证言。证实:XX公司的主要事情是杨X决定。XX公司财务只做XX公司的开支账,如XX公司需要开支的费用,经杨X同意后,杨X会通过其个人银行卡转至赵某华个人银行卡进行开支。客户投资的资金是杨X一个人掌控,不属于XX公司收入。XX公司代收的客户资金都由赵某华一分不少地转给杨X,并附转账截图给杨X。赵某华还称:鉴定意见书中杨X转至赵某华账户的3266687.27元的用途和去向主要是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是人员工资,人员工资每月10万多元,2015年全年约119万余元;第二部分是按杨X安排转给出金客户的资金,与银行流水对照合计1209077.75元;余下部分是XX公司日常开支(包括水电、电话、房租等合计467535.36元),及按杨X指示支付余某的威尔平某维护费196356元,转给公司员工王某1、毛某、谢某、岩某俊、赵某、柴某等人的费用。XX公司一直经营不好,股东没有分过红。
16、证人刘某宏、张某1、严某、陈某1的证言,《经纪商协议》,《资金安全担保协议》,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接受证据材料清单。证实:刘某宏、张某1、严某、陈某1均系XX公司发展的经纪商,经纪商及其联系的客户均在XX公司指定的威尔平某上入金,XX公司在《资金安全担保协议》中承诺“保证客户资金汇入、汇出安全,不对客户投资风险负任何责任”,承诺“客户提款在5个工作日内,出入资金款项未到达指定账户,由XX公司先行垫付,具体数额按汇出、汇入资金当天汇率进行计算”。
17、证人付某的证言,大理金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授权书》,《资金安全担保协议》,威尔账户开户总表。证实:付某为大理金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大理金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XX公司理财产品、资管项目的大理白族自治州唯一销售总代理。付某在威尔平某出金困难后,发现威尔投资有限公司(香港)实际就是XX公司自己开设的公司,认为XX公司行为属于金融诈骗,遂向公安机关报案。
18、证人陈某2伟、段某、和某梅、张某2、张某3、叶某1、刘某、程某、龚某1、张某4、田某1、罗某1、苏某、王某2、高某1、赵某鸿、李某1、韦某1、马某2、顾某1、黄某、赵某、潘某、赵某媛、吴某1、汪某、邓某2、赵某芳、杨某、后某、熊某等人的证言。证实威尔平某账户已经不能正常出金,交易关闭,向公安机关报案。
19、证人曹某1、李某2、彭某1、顾某1、顾某2的证言,《委托理财及担保协议书》。证实:曹某1、李某2、彭某1、顾某1、顾某2与XX公司签定了《委托理财及担保协议书》,委托XX公司代为理财,XX公司提供的担保方是盛某公司。2016年1月25日后发现公司关闭,找不到XX公司。
20、调取证据通知书,招商银行昆明分行、建设银行昆明海源中路支行、中国银行昆明滇池路支行杨X的银行交易明细表。证实:杨X个人与本案相关的三张银行卡的资金流水。
21、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招商银行昆明滇池路支行赵某华的银行交易明细表。证实:赵某华与XX公司、杨X银行卡相关资金流水。
22、、调取证据通知书,XX公司富滇银行昆明高新支行的银行交易明细表。证实:XX公司银行资金流水。
23、接受证据材料清单,XX公司财务总账,明细账,会计凭证。证实:公安机关接受了XX公司财务负责人赵某华提供的XX公司财务资料。
24、鉴定聘请书,鉴定意见书。证实:首先,账目明细进行对比后显示:报案人41人转至“智慧支付”交易平某1217200.06元(该笔资金后又由爱农公司转至杨X银行卡上),转至杨X个人银行账户2346682.2元,已经转回594990.52元。
其次,2015年1月1日至2016年3月9日,杨X招商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三张银行卡收支人民币情况显示(1)存款净收入16765132.39元[其中:①、与41名报案人相关银行增加额2346682.2元,②、智慧支付转入2115820元,③、79名自然人(非报案人)银行转入9709944元,④、XX公司财务赵某华银行账户转入588044.2元,⑤、对手信息不明转入1348613.1元,⑥、杨X其它银行账户转入186000元,⑦其它收入470028.89元];(2)、支取款项净额16757648.31元[其中:①、转至79名自然人(非报案人)银行转入10869083.09元,②、转至XX公司财务赵某华银行账户3266687.27元,③、转至云南双亚商务港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105500元,④、转至对手信息不明97682.91元,⑤、转至杨X其它银行账户1581212.28元,⑥、其它支出837482.76元]。
再次,XX公司账面,XX公司富滇银行昆明高新支行账户均未见客户“入金”、“出金”记录。
25、证人肖某(杨X的妻子)的证言。证实:陆某芬是她的母亲,退休在家养老,陆某英是她的姨妈,陆某是她的表弟。肖某称:我与杨X在XX公司做的事没有任何关系,与杨X二人除了平时家庭生活收入和开支外没有任何其他资金往来。至于鉴定意见中反映的由我银行账户转给杨X1602550元,杨X转给我银行账户2453509元,这些一年多的银行流水记不太清楚了,有些是我们为了向银行贷款,相互之间转账来冲银行交易流水的。陆某芬银行账户转给杨X人民币112000元,杨X转给陆某芬银行账户人民币1421238元的资金性质和用途我不清楚。陆某英、陆某与杨X之间银行资金的往来可能是借款,我肯定这些钱与杨X和XX公司没有关系。
26、证人白某(爱农公司客服经理)的证言。证实:爱农公司是第三方支付平某公司,与圣云公司签署了《“智慧支付”在线支付服务协议》,提供在线支付、查询、结算、退款等服务,从中收取1.5%的手续费。协议签定过程是XX公司毛某的表弟毛某平亲自到爱农公司考察、洽谈,合同拟定以后,爱农公司将合同寄到昆明,由XX公司签字盖章寄回,业务开始生效。
27、调取证据通知书,“智慧支付”协议,支付资金明细表,商户账户信息截图,商户交易明细,情况说明,北京爱农驿站科技服务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及业务许可证。证实:爱农公司是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支付资金流向是按协议操作,业务范围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仅限北京市、上海市),互联网支付(全国),与圣云公司签定《“智慧支付”协议》,为圣云公司提供互联网收单资金的批量上传自动清分服务。
28、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杭州卓信经济信息咨询公司的“情况说明”。证实:在香港注册“威尔投资有限公司”,是XX公司赵某明于2013年8月2日提供曹某2仙的身份证完成的,之后又于2015年3月26日提供谢某的身份证,完成曹某2仙向谢某的转股事宜
29、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清单。证实:公安机关对XX公司在昆明市高新区和成国际A幢13层办公场所依法搜查,扣押《经纪商协议书》、客户信息一览表、XX公司员工人事档案登记表等等相关资料。
30、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XX公司工商登记材料,圣云公司工商登记材料。证实:2013年9月6日“云南XX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申请变更为“昆明XX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赵某明,股东为赵某明、杨X、严某俊、董某及沈某。上述XX公司五名股东于2013年9月27日申请成立“圣云南云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杨X。
31、国家外汇管理局云南省分局出具的“关于昆明XX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涉嫌非法经营外汇业务行为认定的函”。认定:XX公司未依法取得行业监管部门的批准或者备案同意。擅自从事外汇按金交易的双方权益不受法律保护,组织和参与这种交易,属于非法经营外汇业务和私自买卖外汇,构成扰乱金融行为。
32、昆明市公安局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至今为止未查到杨X供述威尔平某提供商肖玉泽、袁某2、陈某3琼的真实身份信息。
被告人杨X及辩护人对以上公诉机关举证的XX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言辞证据有意见,认为这些人与本案有重大利害关系,言辞有虚假,不能作为定案证据。本院认为,XX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言辞证据与在案其他证据能相互印证,被告人杨X在案发期间是XX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X操控XX公司向客户做出虚假宣传,签定协议,获取客户在威尔平某的投资,客户入金某进入杨X个人银行账户,未进入外汇、贵金属交易市场,杨X及辩护人的意见无证据证明,属猜测性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对鉴定意见书三性无意见,认为基本符合事实,但是有些转款项目、客户损失没有考虑进去,结论不具有排他性。本院认为,首先,辩护人对鉴定意见书的三性无意见,其次,鉴定意见书系有鉴定资质的机构及人员,遵循法定程序做出,客观、公正、清晰地反映了爱农公司“智慧支付”交易平某、XX公司财务账面及银行账户、杨X涉案三张银行卡、赵某华涉案银行卡之间的资金往来流水,反映了杨X涉案三张银行卡的资金流向,明确证明了41名涉案投资人的资金并未流入外汇、贵金属交易市场,符合证据标准要求,故辩护人该意见不予采信。综上,本院认为上述证据采证程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经查证属实,相互之间已形成证据锁链,可以作为定案依据。
辩护人当庭提交了陆某芬(系杨X的岳母)于2015年5月28日、2015年8月6日、2015年8月7日、2015年9月18日,通过招商银行昆明分行兴科支行汇给XX公司财务人员赵某华合计金额447238元的银行交易明细,认为应当从杨X的涉案金额中扣减。公诉人质证并提出陆某芬个人银行卡转账至XX公司财务人员赵某华的行为与本案无关联性,建议法庭不予采纳。本院对公诉人的质证意见以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杨X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达人民币2968891.74元,特别巨大,依法应予惩处,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X犯合同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对于被告人杨X称他只是监督公司财务和资产,不能决定资金的使用,吸纳客户入金是公司行为的辩解,与本案查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辩护人提出本案投资者的损失仅为人民币100万元,而不是指控的人民币296万余元的辩护意见,无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提出杨X收取的客户入金某已转入XX公司,无非法所得,本案是单位犯罪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杨X操控XX公司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客户的投资进入个人银行账户,是公司成立后以实施犯罪为主要活动的行为,不以单位犯罪论处,至于杨X银行转账至XX公司,是杨X为维持XX公司运转,对部分赃款的处分行为,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辩护人提出杨X系从犯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本案系杨X个人犯罪,无主从犯之分,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辩护人提出本案罪名应当是非法经营罪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本案不存在经营行为,本案中被告人杨X的行为侵犯的客体是国家经济合同管理秩序和公民财产权益,客观方面实施了合同诈骗行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符合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故辩护人对罪名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对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杨X具有坦白、认罪、悔罪的情节,根据杨X到案后至今的表现,本院不予认可。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六十一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杨X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80000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从2016年9月4日起至2028年9月3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执行)。
二、被告人杨X违法所得继续追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昆明律师在线法律咨询

如果你在生活和工作中遇到任何法律相关的问题,都可以与我们联系,我们的专业律师可以为你提供在线的法律问题咨询解答,也可以通过电话和邮件的方式为你提供咨询服务,如果你是在线咨询,提交后我们的律师将在 30分钟 给你答复!

云南博帆律师事务所 地址Add:昆明市盘龙区北京路延长线住佳商宇4幢8层 电话Tel:15288228880 博帆律师网址:http://www.bofanlvshi.com 邮箱Email:webmaster@yuzixun.cn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