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克众律师办理地产公司股东纠纷驳回原告诉求

原告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诉被告钟x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月1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3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法定代表人陆伟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蕾、陈先波,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范克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被告是目前工商登记的原告股东,作为公司股东,被告未向公司缴纳出资。2016年9月6日,原告召开股东会并作出股东会决议,被告须于公司当日决议作出之日起15日内向公司实际缴纳认缴的出资,并修改公司章程第五条中的出资时间为:2016年9月21日前。但几经催促,被告依然未按照公司要求缴纳相应的出资。2016年10月20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八条的有关规定,原告召开股东会并作出股东会决议,因被告不按时缴纳公司出资,解除被告的股东资格,公司有权视具体情况,及时办理减资程序或由第三人缴纳相应出资,并向工商部门进行变更登记。目前,公司其他股东陆伟成愿意缴纳前述出资。原告认为,公司资本充实,是公司法的基本原则,也是保障公司之外其他市场主体信赖利益的重要手段,在公司作出前述决议后,被告拒不配合原告工商变更等有关工作,致使公司资本难以充实,公司决议的内容难以落到实处,法律规定的内容也难以实施、沦为空文;而被告空挂名为公司的股东,将可能损害公司之外第三人的信赖利益。且目前公司在开发红河县小花园片区城市综合体项目,公司急需资金,为维持公司的正常经营秩序,充实公司资本,促进项目的顺利实施,保障公司利益,特诉至法院,请求解除钟x在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股东资格,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公司是由三个人成立的,后股东杨桃将自己的股份转让给陆伟成。公司的管理及财务信息都是由陆伟成掌控,财务信息不公开。2016年9月6日的股东会上没有提到缴纳股本金和更改章程,股东会程序不合法。2016年9月21日前陆伟成并没有足额交纳股本金。本案纠纷已经审理过一次,违反一事不再理的原则。
原告针对其主张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
1.营业执照复印件、内资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身份证复印件,欲证明原、被告的主体资格;
2.(2016)云红证字第232号《公证书》、《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关于召开2016年股东会的通知》、《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章程修订稿》,欲证明原告2016年9月6日召开的股东会已经按照公司法、公司章程规定履行股东会会议有关程序,向被告送达了会议通知;
3.EMS邮政特快专递查询记录,欲证明邮寄单号为“1096502842717”的邮件已经由被告本人签收;
4.(2016)云红证字第253号《公证书》、《股东会决议》(2016年9月6日)、《股东会会议记录》(2016年9月6日),欲证明原告2016年9月6日召开股东会,陆伟成委托代理人、被告、红河县公证处公证人员参加会议,原告作出决议,内容为:一、因公司开发的红河县小花园片区城市综合体项目需要,公司股东钟x本决议作出之日起15日内向公司实际缴纳认缴的出资额;二、修改公司章程第五条中的出资时间为:2016年9月21日前;
5.(2016)云红证字第267号《公证书》、《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关于召开2016年股东会的通知》,欲证明原告2016年10月20日召开的股东会已按照公司法、公司章程规定履行股东会会议有关程序,向被告送达了会议通知;
6.EMS邮政特快专递查询记录,欲证明邮寄单号为“1096525064217”的邮件已经由被告本人签收;
7.(2016)云红证字第277号《公证书》、《股东会决议》(2016年10月20日)、《股东会会议记录》(2016年10月20日),欲证明原告2016年10月20日召开股东会,股东陆伟成、红河县公证处公证人员参加会议,原告作出决议,内容为:一、因公司股东钟x未履行出资义务,且经公司催告缴纳,在合理期间内仍为缴纳出资,特解除钟x的公司股东资格;二、因钟x的股东资格被解除,公司有权视具体情况,相应的及时办理法定减资程序或由第三人缴纳相应的出资,并向工商部门进行变更登记;
8.缴纳公司资本承诺书,欲证明陆伟成愿意向原告缴纳之前钟x未缴纳的出资600万元。
经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于;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3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4中公证书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股东会决议及会议记录不予认可;对证据5、6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7、8不予认可。
被告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被告对证据1-3、5、6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并采证;证据4中《公证书》为有效文书,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并采证,证据4中《股东会决议》(2016年9月6日)、《股东会会议记录》(2016年9月6日)为相应公证事项,本院对其形式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7中《公证书》为有效文书,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并采证,证据7中《股东会决议》(2016年10月20日)、《股东会会议记录》(2016年10月20日)为相应公证事项,本院对其形式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8形式为原告法定代表人及股东陆伟成所作出意思表示,其效力结合案件争议评述。
审理,本院确认本案法律事实如下:原告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14年4月14日登记成立,注册资本2,000万元,2015年5月28日登记股东及股权结构为陆伟成(持股比例70%)、钟x(持股比例30%)。该公司2015年5月4日章程修订稿记载陆伟成认缴出资1,400万元、出资方式为货币、出资时间为2023年1月13日;钟x认缴出资600万元、出资方式为货币、出资时间为2023年1月13日。并规定“第九条、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认缴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第十条、股东会会议分为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并应当于会议召开15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定期会议应于每年6月按时召开。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执行董事,监事提议召开临时会议的,应当召开临时会议;第十二条、股东会会议应对所议事项作出决议,决议应由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表决通过。但公司修改章程、增加或减少注册资本,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必须经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股东会应当对所议事项的决定作出会议记录,出席会议的股东应当在会议记录上签名。”
2016年8月17日,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EMS邮政特快专递方式(三份,单号分别为1096502841317、1096502842717、1096592843517)向被告钟x发出《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关于召开2016年股东会的通知》(通知记载会议时间为2016年9月6日14时、地点为云南省红河县莲花路118号、会议审议事项为“因公司经营需要,讨论股东对公司履行出资义务并对章程做相应变更事宜”),并由公司法定代表人陆伟成申请对邮寄行为进行证据保全。同日,云南省红河县公证处出具(2016)云红证字第232号《公证书》确认相应公证事项。2016年8月19日,被告钟x签收原告所寄出的“1096502842717”号邮件。2016年8月20日,原告在云南法制报上刊登相同内容通知。
2016年9月6日,原告在云南省红河县莲花路118号召开股东会议,被告钟x及陆伟成委托代理人张蕾参加会议。原告申请对股东会议过程进行公证。云南省红河县公证处于同日作出(2016)云红证字第253号《公证书》。该《公证书》附《股东会会议记录》一份,主要内容为“会议议题:协商表决公司股东对公司履行出资义务并对章程做相应变更事项。会议由公司执行董事陆伟成召集并主持,会议依次讨论了如下决议:一、因公司开发的红河县小花园片区城市综合体项目需要,公司股东钟x须于本决议作出之日起15日内向公司实际缴纳认缴的出资额;二、修改公司章程第五条中的出资时间为:2016年9月21日前。针对以上事项,同意的人员为:陆伟成,代表公司70%的股权(表决权)比例。不同意的人员为:钟x,代表公司30%的股权(表决权)比例。股东钟x因不同意前述事项,拒绝在决议、会议记录上签字。”附《股东会决议》一份,内容为“根据《公司法》有关规定,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于2016年9月6日在云南省红河县莲花路118号召开了股东会。经讨论,通过如下事项:一、因公司开发的红河县小花园片区城市综合体项目需要,公司股东钟x须于本决议作出之日起15日内向公司实际缴纳认缴的出资额;二、修改公司章程第五条中的出资时间为:2016年9月21日。”
2016年9月30日,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EMS邮政特快专递方式(三份,单号分别为1096525062517、1096525063917、1096525064217)向被告钟x发出《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关于召开2016年股东会的通知》(通知记载会议时间为2016年10月20日10时、地点为云南省红河县莲花路118号、会议审议事项为“讨论解除股东钟x的股东资格相关事宜”),并由公司法定代表人陆伟成申请对邮寄行为进行证据保全。同日,云南省红河县公证处出具(2016)云红证字第267号《公证书》确认相应公证事项。2016年9月30日,原告在云南法制报上刊登相同内容通知。2016年10月1日,被告钟x签收原告所寄出的“1096525064217”号邮件。
2016年10月20日,原告在云南省红河县莲花路118号召开股东会议,陆伟成到场,被告钟x未参加会议。原告申请对股东会议过程进行公证。云南省红河县公证处于同日作出(2016)云红证字第277号《公证书》。该《公证书》附《股东会会议记录》一份,主要内容为“会议议题:协商表决解除股东钟x的股东资格相关事宜。会议由公司执行董事陆伟成召集并主持,会议依次讨论了如下决议:一、因公司股东钟x未履行出资义务,且经公司催告缴纳,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出资,特解除钟x的公司股东资格;二、因钟x的股东资格被解除,公司有权视具体情况,相应的及时办理法定减资程序或由第三人缴纳相应的出资,并向工商部门进行变更登记。针对以上事项,同意的人员为:陆伟成,代表公司70%的股权(表决权)比例。”附《股东会决议》一份,内容为“根据《公司法》有关规定,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于2016年10月20日在云南省红河县莲花路118号召开了股东会。经讨论,通过如下事项:一、因公司股东钟x未履行出资义务,且经公司催告缴纳,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出资,特解除钟x的公司股东资格;二、因钟x的股东资格被解除,公司有权视具体情况,相应的及时办理法定减资程序或由第三人缴纳相应的出资,并向工商部门进行变更登记。”
本院认为,本案中,被告钟x为原告云南XX房地产有限公司登记股东。现原告以被告未履行出资义务为由提起诉讼请求“解除钟x在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股东资格”,该请求性质为诉请法院判决对股东进行除名。对此,对股东除名问题,我国《公司法》未做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七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经公司催告缴纳或者返还,其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或者返还出资,公司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该股东请求确认该解除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相应司法解释规定确定股东除名为公司自治事项,即认可有限责任公司在限定情形下可以决议方式对瑕疵出资或抽逃出资股东进行除名,在程序上要求须针对完全未履行出资义务或抽逃全部出资之情形,必须在做除名决议前进行合理催告。且须在作出除名股东会决议后办理减资,或通过其他股东或第三人缴纳方式充实“空洞”资本。对于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会决议除名,“被决议除名”股东、公司其他股东有争议时可诉请法院对相应决议的效力进行确认。基此,我国现有公司法规范对股东除名制度限于股东会决议除名,本案原告直接诉请要求解除被告钟x的股东资格缺乏必要的请求权基础,故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云南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二年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昆明律师在线法律咨询

如果你在生活和工作中遇到任何法律相关的问题,都可以与我们联系,我们的专业律师可以为你提供在线的法律问题咨询解答,也可以通过电话和邮件的方式为你提供咨询服务,如果你是在线咨询,提交后我们的律师将在 30分钟 给你答复!

云南博帆律师事务所 地址Add:昆明市盘龙区北京路延长线住佳商宇4幢8层 电话Tel:15288228880 博帆律师网址:http://www.bofanlvshi.com 邮箱Email:webmaster@yuzixun.cn
返回